《春梦》影评:甜过李沧东,软过洪尚秀的中年男

日期:2020-07-04 17:19:43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713
影片的开头非常精妙。凸面镜的反射镜头,将脱北者的身材显得更为矮小与扭曲,很好地突出了其自卑与迷惘的形象。大量手持摄影机镜头的使用,增加了画面的不稳定性,也暗示主人公艺璃内心的动荡,四人生活的不定,营造

影片的开头非常精妙。凸面镜的反射镜头,将脱北者的身材显得更为矮小与扭曲,很好地突出了其自卑与迷惘的形象。大量手持摄影机镜头的使用,增加了画面的不稳定性,也暗示主人公艺璃内心的动荡,四人生活的不定,营造了似真似假,似梦非梦的氛围。影片片名在四十多分钟后才出现,直接引出梦的话题,绿色的片名,以及黑白但带有黄绿色的画面,营造出绿意的清澈纯真与微黄的忧伤。结尾两人去找庭凡,呼应开头,在结构上形成回环,更有梦幻感。

影片以《春梦》为题,一方面有男女关系的暗示,一方面也有向往人生春天的梦的含义。“梦”的主题,在片中展现出了希望与绝望并存的奇妙氛围。庭凡的前女友在结婚前找他一起去美国,这么多年一直对他有感情,告别时主动拥抱,还与他说:“让我们在统一的祖国再次相爱。”这是事实,还是庭凡的梦?讨回工资,或许只是幻想?珠英或许是艺璃渴望爱而在梦中的影射?艺璃的死,是真是假?一切都无法给出定论,梦还是现实,由观众自己解读。导演在这点上很聪明,让观众在主人公遭受厄运时抱有这是梦境的期望,而在主人公喜悦时又有这非现实的不安。再推一步讲,导演似乎想以此来抒发“人生如梦”的感慨,喜与悲,不必过分在意。

不论是梦还是现实,四个主人公皆是社会的边缘人:初中时离开中国的艺璃,以及三个分别是脱北者、人、混混的男人。但有意思的是,边缘的韩国人,与普通人相比对外来人有更大的接受度。张律不动声色地展示了边缘人们善良纯真的一面,他们的正常,以及所谓正常社会的不正常。而正常的他们却总想要融入不正常的社会,失败必然无疑。通过展现主流社会的狭隘,导演想要呼吁社会更大的包容度。作为生于中国,又熟悉半岛文化,张律总流露双重文化边缘人之感,像是《庆州》中的崔贤。作为族,这部片子流露出他对于本民族最纯真的春梦:

让我们在统一的祖国相爱吧。

第一次看这位导演的片子,像小说,有恍惚的感觉,很对味。但是又差点崩溃…

可能已经喜欢上了张律导演,这种感觉确实和第一次看洪尚秀的一样,如果让我把他们做个对比,洪的就像一个游手好闲的,张的(目前只有这一部)就像无力挣扎的苦闷处男,什么都想深思熟虑清楚才开始行动,生活中只有满满的压抑与失落,沉迷于深挖所有男人的无助与,但只是描写出被这些围绕下的男女,批判的意味很重,相比洪的光鲜亮丽、男性自省就沉重多了。

《春梦》影评:甜过李沧东,软过洪尚秀的中年男(图1)

她为什么要在这样的空间里苦苦等待身心健康的男人呢?但她却是最短命的那个。

有一种闷闷的锁死在狭小空间中蠢蠢欲动的戏剧性,四个爱着女主的人,对于女主的期望他们都显得无力满足。

《春梦》影评:甜过李沧东,软过洪尚秀的中年男(图2)

女主喜欢读书,三个男的就都不会,但是短发女生却会写诗。

他们一起去看、在天台一起喝酒、一起唱K,做着一些纯情男女的乐子。没有了更的亲密故事,她只在梦里和他们。

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大笑,在一个严禁大声喧哗的昏暗环境里。

他想摸一下她的胸,但是最后让他摸他也不摸了。短发女生却主动摸过。

他送过她一次野花,她没舍得扔掉,夹在书里,后面又去采过一次野草。

短发女生在练习怎么把摩托车骑上山,下山,他路过帮了她的忙。

他被老板欺负,短发女生用足球砸了老板的车,最后他们两个踢了一会足球。

相关电影介绍:

春梦

《春梦》最初定名“三人行”,讲述了三个恋爱方式完全不同的男人与一个女人之间发生的爱情故事。三位男主人公在片中将展现一种既相互竞争又相互慰藉的奇妙关系。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