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秦豪导演的《外出》观后感:春天飘起的鹅毛大雪

日期:2020-01-08 18:05:25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300
影片描述了一个不太现实的爱情故事,但却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浪漫偶像剧—暴殄天物,将耀眼的明星仅仅作为陪衬以增加影片的可看性。导演不是别人,就是曾以《八月照相馆》和《春逝》而名闻世界影坛的许秦豪。许导演在这

影片描述了一个不太现实的爱情故事,但却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浪漫偶像剧—暴殄天物,将耀眼的明星仅仅作为陪衬以增加影片的可看性。导演不是别人,就是曾以《八月照相馆》和《春逝》而名闻世界影坛的许秦豪。许导演在这部影片中所表现出的大家风范实在值得嘉许,换言之,这部情节性影片针对的主体应该是那些具有专业眼光,心智成熟的观众。 初春的一场不寻常的暴雪,一场车祸导致当地一名男子死亡,来自首尔的一男一女因伤势严重陷入。仁书,音乐会灯光师,接到电话说他妻子在某滨海小镇,不得不中途退出正在进行中的大型音乐会会场,当他赶到那个小镇时,他遇见了舒瑛,她来探望中的丈夫。对两人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他们既悲伤又难堪,他们的配偶在同一辆车内,醉意醺醺地驶向不为人知的某个地方。也许他们将永远不知道,如果不是在车内发现他们的行李,他们使用的套。在移动电话和数码相机里,仁书和舒瑛看到了言词肉麻的短信,更为糟糕的是,他们看到了场面不堪的镜头:他们的配偶随意而亲热地躺在床上。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仁书和舒瑛忍受着情感的煎熬,等待他们的配偶醒来或死去。有时,他俩希望能够打破这种沉默的状态。在某个难堪的时刻,应保险调解员的要求,他们出席了车祸中丧身的当地男子的葬礼,这场葬礼因车祸而起,沉浸在悲痛中的母亲初始以为两人是儿子的朋友,他们不得不尴尬地解释他们与死者的关系,之后遭到死者母亲的驱逐和亲属的暴力恐吓。那种特别的罪恶感(仁书和舒瑛有什么过错呢)令人信服地拉近了两人原本疏远而不寻常的关系,他们从无话可说到相互问询,最后走向爱情。

大量的镜头令人无法置疑仁书和舒瑛走到一起的原因,他们从家里出来,来到死寂的医院走廊,漫长地等待着医生最后的判决,他们身心俱哀,在最坏的情况下发现配偶的背叛,换句话说,他们伤痕累累、同时沦落天涯,这些无可争辩地让他们无法忽视对方,进而被对方吸引。但是,这部影片的绝招是:两人心理的情感重负盘旋于他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手势和每一个想法之中。

男女主人公在忧愁苦闷和犹豫不决中逐渐接受了对方,日久生情,这条路走得艰辛,每一步都在影片中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足迹。两个人从最初的行同陌路,到随后一起去安慰车祸受害者的家人,却被无情地驱离,女子无助地失声痛苦,男人心存怜惜却无能为力。他们成

为彼此眼中无处不在的风景,在不知不觉中交付真心,相携散步,共进晚餐…

相关电影介绍:

外出

音乐会正在进行,灯光指导仁书(裴勇俊饰)把工作交给了助手后仓促离开。他是得知妻子秀真(林尚孝饰)出了车祸,赶到江原道三陟市手术室外的走廊上,在那里他遇到了舒英(孙艺珍饰)。原来舒英的丈夫京浩(柳承洙饰)也在同一部车上,这是婚外情。这对仁书和舒英来说比致命车祸更难接受,他们谴责爱人的出轨,但也祈祷秀真和京浩可以平安康复。 背叛婚姻情感的秀真和京浩因重伤昏迷成为植物人,而仁书和舒英也在处理事故的过程中意识到了两人之间的情感跳动,渐渐被对方所吸引。他们在汽车旅馆里住下,最终堕入情网。同病相怜的他们感受到了痛苦。就在此时,秀真苏醒……

延伸 · 推荐

许秦豪导演的《好雨时节》观后感:浪费美景 圆圆加油

写于2010年4月3日(那些年的渣渣观后感)爱,是有时空限制的,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才会有爱的结果。否则,即使是两个相爱的人,也无法走到一起。故事发生在,在杜甫草堂里,在好雨时节中,旧日的眷恋在慢慢膨...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