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像世界与冷酷仙境——《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中的社会“可见性”

日期:2019-11-14 15:54: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161
一、 看向社会世界的边缘与暗面社会世界既是我们行动的背幕,亦是我们目光与肉身的对象。我们伫立其中,暧昧而又脆弱,犹如鱼在水中,习焉不察,日用而不知。《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则是一阵罡风,引起蛛网的震

一、 看向社会世界的边缘与暗面

社会世界既是我们行动的背幕,亦是我们目光与肉身的对象。我们伫立其中,暧昧而又脆弱,犹如鱼在水中,习焉不察,日用而不知。《大佛普拉斯》与《血观音》则是一阵罡风,引起蛛网的震颤,令我们猛然意识到蛛网的存在,以及自己的生态位。“大佛”与“观音”是社会世界通行的象征秩序,关联的是社会世界的“可见性”而冠以“普拉斯”plus的音译 与“血”表明影片的触角转向了这个世界的边缘与暗面,转向了社会世界的“不可见性”从影片具体关照的对象来看,《大佛普拉斯》重点描摹的是底层社会在边缘处的应力飞溅,而《血观音》主要展示上流社会在中心处的内部腐坏。两部影片的社会联动域合二为一,构成了这个森罗世界的完型。

大佛普拉斯的导演黄信尧乃拍纪录片出身,对素材有着异常的敏感。对于很多纪录片创作者来说,素材本身带来的冲击力,要超越一切“创造性表达”1亨利·布雷特斯曾说:“技巧与风格是有用的,也是重要的,但影片所能给一名观众的兴奋不会高过当他看见未经剪辑的工作样片或未经处理的档案素材时产生的那种兴奋。驱动纪录片导演的是内容美学。”2导演在采访中提到了驱动他拍摄大佛普拉斯的三个母题motive式的原始素材。在还没有进入拍摄程序前,这些素材在知觉上的形式感,就引起了他的强烈兴趣:素材一是巨大佛像的内里。大佛内部不可见的空间引起导演的好奇;素材二是行车记录仪。素材三是被视而不见的社会边缘人士。导演内心十分清楚:这些另类角落一旦被真正“看见”便会射出令人目盲的光芒,或释放出鲸吞一切的黑暗。在影片的构思中,导演将这三个在形式上别有意味的原始视觉素材,放置于更大的社会联动域,架构出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影像世界。

相关电影介绍:

大佛普拉斯

菜埔(庄益增 饰)是一家雕塑厂的夜间保安,家中有一位重病的老母亲需要照顾。肚财(陈竹昇 饰)是菜埔唯一的朋友,菜埔经常在值夜班的时候把肚财叫过来和他作伴。一天,两人突发奇想决定看一看菜埔的老板黄启文(戴立忍 饰)的行车记录仪里记录了哪些影像,希望向来风流的老板能够贡献出一些精彩的片段以解两个独身男人内心里的寂寞之苦。 行车记录仪所记录的影像果然没有让菜埔和肚财失望,但与此同时,两人也发现了黄启文的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实际上,菜埔和肚财的一举一动皆没有逃过黄启文的眼睛,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名声,他决定采取一些必要的行动。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