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奇谈:“冥婚”孤独时,我们如何安放灵魂

日期:2019-11-14 16:01: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650
“我不明白,如果你要丢下我,为什么那晚你还要带我走” 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既然你没有在冥婚以后把我带到阴间,而是让我一个人在这阳世孤单地活了这么久虽然,其实,你有一直陪在我身边那当初冥婚这回事根本又

“我不明白,如果你要丢下我,为什么那晚你还要带我走” 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既然你没有在冥婚以后把我带到阴间,而是让我一个人在这阳世孤单地活了这么久虽然,其实,你有一直陪在我身边那当初冥婚这回事根本又是何必呢?----为什么不干脆把我弄死好从此跟你一起过,非要在搞过以后又把我抛回人间呢? “丢下我”应该指让他在冥婚后返回人间,“那晚带我走”就是冥婚时候的ONS囉那段其实拍得蛮唯美的,两人身后的屏风布景居然还是春夏秋冬更替的图案,颜色用得十分漂亮 他这里是有点小抱怨了,哈哈。毕竟他一个人在人间独自生活是蛮苦的。前后两任妻子又都是结婚不出一年就去世----我想他那个高中生美女鬼老婆可能也没那么坏,存心咒死那两位,然而家里有这么一尊成天阴魂不散的,怎么说。都有点霉气的吧! 其实鬼MM也很可怜:冥婚这事主要是跟那名老尼姑操办的,估计她也跟男人一样只是整个局面里的一枚棋子,没法主动拒绝;然而大概也是因为被男人的痴情打动的缘故吧,因此虽然婚还是要结,她总算也尽到自己力量,没有当初就把男人就带走,而是静静“陪”着他过完自己的阳寿,再守着他离开人间。 始终是一个动人的故事。 第二个故事里小女孩的医生,因为也被小女孩看上了,所以被小女孩带到阴间作伴去了小女孩在最后他抢救她时搭了他的手,这种“敲图章”的行为,分明就暗示着,“你是我的人了”。 这个小女孩角色的演员选得真好,美丽,然而眼神中并没有孩童的纯净、无辜,反而是一副很有心机的样子。相比而言,第一个故事里的鬼MM,虽然年纪要比小女孩大,眼神却要清澈多了。

当年,小林正树的《怪谈》为恐怖片添加了一种具备纯正东方特征的新模式。这样的以风格独到著称,其实是整合了多方资源的结果。影片故事多取材于百姓街头巷尾相传的鬼故事,耳熟能详的程度深为民间所体贴。这些故事不仅在于鬼魅力量所带来的恐慌,而是寓情于理的将大众处世哲学深化,通过艺术手段的掌控剖析美化深化了这些本来低俗的鬼故事。譬如说,女鬼的复仇其实关联凄美的感人恋情;譬如说,遇鬼的人多因私欲过重而遭到报应轮回;还譬如说,精致的影像构图从而使简单的内容得升华到匪夷所思。这种典型的寓教于乐并美学出众的影片完全区别于好莱坞作品中的感官刺激式的鲜血淋漓以及骨肉的支离破碎,很具备内蕴。陈可辛等人的《三更》系列其实就脱胎于《怪谈》这样的经典影片。保留了三段式的结构,将恐怖元素之外的爱情、灵异、人性、社会、唯美等元素统统整合一起。因而,大众在看这样的时,得到的不仅是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受,而且因由情节的披露而得到唯美的感动和内心的反省。而且,由于精简的故事产生的影片长度的缩短使影片质量更依赖于导演功底。在这样的影像中,美学和艺术的升华是关键,叙事则退居二线。韩片的仿效潮流一直沿用了好莱坞的整个体系。无论叙事结构、演员安排以及美学形式都是好莱坞味道,几乎所有韩国大片都是如法炮制。07年,韩片素质直线而全面的大幅下滑,纯属这种复制能力的日渐萎靡与自身风格发展的瓶颈之间迟早要爆发的正常现象。就是因为如此,这部仿效于日系同类影片风格的《奇谈》反到显得分外抢眼,成为一部口碑不错的有着神秘东方气息的韩式非主流鬼片。 影片选择的时间和空间本身就具备一种悲凉之感,殖民地时期的首尔的一家医院。影片貌似三段式的鬼故事,却有着渐近式的升级,完整的表述了东方轮回世界中的鬼魅。恋尸一段的“冥婚”很东方,属于传统的东方鬼故事;拯救女孩和无影妻的故事则明显借鉴了惊悚片的传统套路,一处是心理顽疾,一处是精神分裂。《奇谈》的与众不同之处是导演兄弟二人将故事中的人物通过渐进的方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彻底的决绝的鬼世界。这种鬼世界在导演唯美和超现实的影像中,有着非一般的审美意境。而且,这种审美是必须让人相信的。好在导演控制局面的能力尚可,一步一步推进而出的悬念、惊悚以及必要的恐怖场面带动了剧情发展。《奇谈》中的鬼魅其实很有趣,没有敌手。因为,影片要讲述的决不是鬼,而是人。这些终究被神鬼吞没的人有着共同的特征—因过分执着、眷恋而变得扭曲的人性。从始至终被鬼新娘陪伴的叙事者,为获得唯一的被爱而发生车祸的女孩,和因失去挚爱而精神分裂的女医生,统统的被同样境遇的恶鬼追魂。因此,影片叙述的主题其实是相当绝望的。在以轮回报应为基调的东方文化中,这种鬼故事的产生往往是民间经难、民心灰暗之时流传的。可惜,导演虽然有意借用了非常时期的绝望心态,却没有进行必要的联系。而且,影片的笔墨多数都在围绕情节进行叙事,完全忽律了为影片进行命题的工作。是的,片中的鬼魅本就是冤死的在1942年新娘被害凶手抓不到;女孩的母亲嫁的是人;医生在给人做手术时被病人杀死。,死前都刚刚拥有幸福。被鬼所吞噬的是如此。在观者以为影片的时代背景毫无作用的时候,才明白影片中的人为何对厉鬼束手无策,甚至心甘情愿的与鬼永生在一起。《奇谈》的政治隐喻可谓是含而不露。好在《奇谈》的形式美还算出众,导演几乎将一切素材都认真的演练了一番,尤其对于情感戏。第一段故事中春夏秋冬的镜头切换,唯美且言之有物;第二段故事中,女孩见鬼的诡异场景,可以视为病人的心理世界;第三段故事中,光影中浪漫实在充满着爱与惊恐;这三个段落都是故事的点睛之处,为影片的基调作了好文章。如《奇谈》这样借鬼说情的,确实需要高超的美学造诣营造虚幻的恐怖世界。这几场凄美的情感戏,完全暗合了影片结尾那句“那个年代,我们还相信永远在一起。” 其实,在影片关于爱与真情、善良与感动、忠诚与依恋等等美好的背后,导演之所以让鬼魅肆无忌惮,人听之任之的被动。也还是因为,角色们的心理都拥有扭曲的自私的爱或依赖,都对物有所恋,而不懂得生命的真正意义。人的一辈子终究不是为等待死亡而来,而是需要有一种感激生命、享受生命的正视命运的勇气。因而,《奇谈》就如《怪谈》那样的鬼故事一样,留下了对美的依恋,也存在着必要的反思在其中,以激励人们看清自己,好好活着。

相关电影介绍:

奇谈

1942年的韩国首尔,那时还叫做京城,正处在日本殖民统治之下。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夫妻档金东原(金泰宇 饰)和金仁英(金宝京 饰),受上级的委托,被任命进入京城的安生病院工作。从外表上看,这是座颇具欧洲风情的漂亮建筑,但内里,却总是怪事不断。医院里聚集了从各处来的人。其中,有即将和医院院长的女儿结婚的前美术生振南(陈久 饰);有性格阴郁但医术高超的医师李秀仁(李东奎 饰)等。他们在医院中,邂逅了各式各样的人。振南对自杀的女高中生尸体产生了难解的心情;秀仁邂逅了失语症少女(高珠妍 饰);而东原在这时发现了妻子似乎藏着什么秘密。 医院外的世界战火纷纷,而医院内的形式也是扑朔迷离。这到底只是奇谈,还是确有其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