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谈》观后体验:爱情是精神的枷锁,却让灵魂孤独美丽

日期:2019-11-14 16:10: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550
水手服的少女拉开餐桌的椅子坐下,低着头一言不发,戴眼镜的老者目不斜视,打开了相册。那是一个混乱的的年代。被安排与素未谋面的女性成婚的医生,也就是年轻时候的老者。爱上了新被送来医院的因私奔而亡的女尸,被

水手服的少女拉开餐桌的椅子坐下,低着头一言不发,戴眼镜的老者目不斜视,打开了相册。那是一个混乱的的年代。被安排与素未谋面的女性成婚的医生,也就是年轻时候的老者。爱上了新被送来医院的因私奔而亡的女尸,被冻结的少女,体表冰水融化时,戒指落在地上。医生抚摸少女的额,和少女说话,殊不知,她其实就是被安排与他成婚的未婚妻。这个细节我不确定,但觉得很美,所以宁愿这样认为。最终少女被感化,任由他为自己重新戴上了戒指,而她躺在停尸隔屉里,始终一言不发。 车祸里奇迹的女孩,总在梦里被死去的父母惊吓,母亲于她病榻前抽搐着说着尖利而无法听清的话语时,我差一点失声尖叫。这是整部片里,我认为最恐怖的情节。当时我在抗议,为什么要玷污父母,父母是不可能在死去以后还以吓唬的方式回到孩子身边的。然而,后面交代了,事实是这样—爱上继父的女孩,对母亲恶言相向。抱住开车的继父,造成了车祸。而母亲在最后一刻,紧紧拥住了她…雪地里。临死前的母亲对女儿微笑:“没事了,不怪你。” 这些都是诞生在雪天,融化在雪地的故事。发现妻子没有影子的医生,抚着妻子的脸说:“不要离开我。”他们站在海边,身后的海滩上只有一排脚印。而最后,持着枪指向因受刺激而精神失常的妻子说:“你的丈夫一年前就已经死去了。”原来,死去的是丈夫。悲伤孤独的妻子,幻化出成了丈夫人格,宁愿一位死去的是自己。绝望的女子,将长进了自己的喉咙。倒下时,她说:“我好孤单。”半球形的音乐盒内依偎的恋人塑性,周围是茫茫的雪地。这是她最喜欢的东西。抚着丈夫的脸满目,画面定格,丈夫消失,只剩她一个人。海滩上并排的身影,画面定格,丈夫消失,身后一排脚印,只剩她一个人。沙发上翻看相册凑近笑谈,画面定格,丈夫消失,她依然保持着幸福的笑容,只剩她一个人。花园长椅上依偎的夫妻,大雪里,美得像一幅画,画面定格,丈夫消失,靠在空空的椅背上,只剩她一个人。泪水流下,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一份触动,就像看《声音》时一样的最深切的触动,甚至更深,更深… 身着黑色和服的妻,面对丈夫的遗相,仰视半空,丈夫向她走来,最温柔地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是否真的抹去,我不知道,我看不清,因为我的泪水,没有人为我抹去。 回忆完结,捧着相册的老者,喃喃的对坐在床对面的水手服少女说:“如果一开始,你就要丢下我,为什么又要带我走?”这时才知道,片头的这位水手服少女,就是那名女尸,那个他在她死后娶进的妻,她默默陪伴在他身边,始终一言不发。最后,她从阴影里探出头,大大的黑眼睛依旧清澈,噙满泪水,老者的手也随之垂下… 黑幕。一支烛点亮另一只。持烛的人们在昏黄的光下前进,带着平静的神情,虔诚地前进。走在最后的年轻时候的老者,回过头,画外音是苍老的旁白:那时,我们以为那就是永恒。

相关电影介绍:

奇谈

1942年的韩国首尔,那时还叫做京城,正处在日本殖民统治之下。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夫妻档金东原(金泰宇 饰)和金仁英(金宝京 饰),受上级的委托,被任命进入京城的安生病院工作。从外表上看,这是座颇具欧洲风情的漂亮建筑,但内里,却总是怪事不断。医院里聚集了从各处来的人。其中,有即将和医院院长的女儿结婚的前美术生振南(陈久 饰);有性格阴郁但医术高超的医师李秀仁(李东奎 饰)等。他们在医院中,邂逅了各式各样的人。振南对自杀的女高中生尸体产生了难解的心情;秀仁邂逅了失语症少女(高珠妍 饰);而东原在这时发现了妻子似乎藏着什么秘密。 医院外的世界战火纷纷,而医院内的形式也是扑朔迷离。这到底只是奇谈,还是确有其事?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