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猛导演的《钢的琴》影评:一首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挽歌

日期:2019-11-11 09:09:50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971
钢的琴,钢的情浅析《钢的琴》百炼成钢,成钢的背后不仅是工人们梦想的实现更是工人们坚毅品质的凝结。琴是一种能奏出美妙音符的乐器,弹奏者奏出的每一个曼妙音符都是自身情感与价值的实现。钢制成的琴不仅是外表的

钢的琴,钢的情

浅析《钢的琴》

百炼成钢,成钢的背后不仅是工人们梦想的实现更是工人们坚毅品质的凝结。琴是一种能奏出美妙音符的乐器,弹奏者奏出的每一个曼妙音符都是自身情感与价值的实现。钢制成的琴不仅是外表的不锈亦能奏出洋洋盈耳的乐章。《钢的琴》在娓娓动听、余音袅袅的音乐旋律中歌颂了平凡工人们的心灵手巧的制造,诠释了人情冷暖,奏响了一首伟大的父爱之歌。

以钢铸琴的背后是失落阶级的救赎,奏出了一曲关于时代的挽歌。影片在视听语言、服化道等方面都刻画了鲜明的任务阶级展现了时代的演变,隐喻着时代发展下传统工人们对于工业时代的悼念。视觉元素承载着对于时代的象征,如大烟囱、破旧的工厂大门、荒废的工厂环境是物象符号隐喻工人阶级困境,暗淡却不消极的光影寓意着当代工人的内心状态,造琴是工匠精神的表现与困境中的坚守,亦是工人阶级没落的自我价值的证明与救赎,《三套车》《天鹅湖组曲》《山楂树》音乐的选取直指苏联即是对工人阶级繁盛时代的怀缅,服装的变化向观众传达了一种阶级人物内心的表达和时代的变迁,淑娴的花纹外套、蓝色工人服再到西班牙民族舞裙的变化不仅具有九十年代的色彩,更是一种由对于工业时代没落的无奈转变为回归集体劳动生活的激情澎湃的展现。在当今的时代环境中,工业时代逐渐被取代,工人阶级技艺高超却面临没落与转型,烟囱的炸毁对于工人而言是价值与内心理想的离去,钢铸的琴正是这一现象的具象化,通过铸造来表现工人阶级的自我价值与工匠精神,表达了对工业时代的无限追思。

荒诞式的黑色幽默描摹了现会的现状,唱响了一曲关乎人性的乐章。黑色幽默不同于传统的幽默,是“带泪的笑”是对日常事物的清醒认识之后的自我解嘲,旨在体现出世界的荒诞感个人的压迫感,《钢的琴》以轻松、幽默的方式,讲述一个逝去阶层的悲悯情怀和失落。重点体现在语言风格、音乐处理和场面调度上,如陈桂林的自我介绍、对于卖假药的态度和做法以及胖头女儿未婚先孕的处境等等,诙谐幽默化的台词讽刺着当今社会见利忘义、不劳而获、唯金钱主义论的人们,在开场葬礼的音乐由哀怨《三套车》再到皆大欢喜的《步步高》或是超级玛丽的音乐配合着陈桂林的动作,都是一种滑稽却带有戏谑的反差嘲讽,不论是将葬礼放置在冒烟的大烟囱之下又或是破旧工厂的西班牙舞蹈,影片的喜剧元素与环境格格不入,看似使人忍俊不禁实则带给人的是一种凄凉的悲境直射出了处于现代文明中的人的悲欢际遇,以钢造琴作为叙事情节高潮点看似滑稽的过程却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互相帮助的人性的美好刻画得淋漓尽致。导演运用这一艺术的处理手法以通俗化的语言把现实的冷漠和满心无奈却又不失人性的温暖娓娓道出。

相关电影介绍:

钢的琴

上世纪90年代初,东北某重工业城市。原钢厂工人陈桂林(王千源 饰)在下岗后,独自拉起了一支乐队,终日奔波在婚丧嫁娶、店铺开业的营生之中,生活勉强维持。他的妻子小菊(张申英 饰)离家出走,转投有钱的假药商人怀抱。如今小菊光鲜回归,不仅要与桂林离婚,还要争夺独生女小元的抚养权。桂林慨叹自己失败的命运,于是一心要将女儿培养成钢琴家。为了得到女儿,他四处筹措买钢琴的钱,甚至和女友淑娴(秦海璐 饰)以及当年钢厂的好哥们夜入学校偷钢琴。 当所有的办法都失败后,桂林偶然翻到一本关于钢琴的俄国文献,于是叫上伙伴们在早已破败的厂房中开始了手工制造钢琴的征途……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