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高分《虫师》观后感:BGM: 籠のなか

日期:2019-10-12 10:28:07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932
这篇会有点长吧(腹泻式更新)虫师也算一个高分冷番了,它的致郁让人爱之深,哀之切。谈到虫师就会说到物哀吧,哀而不伤之类的。看完后哀是真的,不伤?原谅我只看到一个个人物舔舐着伤口去生活,明白,什么哀过后就

这篇会有点长吧(腹泻式更新)虫师也算一个高分冷番了,它的致郁让人爱之深,哀之切。谈到虫师就会说到物哀吧,哀而不伤之类的。看完后哀是真的,不伤?原谅我只看到一个个人物舔舐着伤口去生活,明白,什么哀过后就可以笑着生活只是谎言,只是伤了不自哀而已,尽力生活,偶尔笑笑,挺好的。也算是看过几遍了,曾以为这是自己的退宅之作了,觉得看到这个作品,动漫这座山我已经爬到了我的山峰,当然是真香了。银谷这个角色有着我欣赏的很多东西,他也是整部剧里舔舐伤口的那只鹰,飞在不归的天空,无法回头,不能久留,常伴的只有那到伤口了。那一阵会想他和千千万万的虫之间到底是怎样的感情,或许并没有情深义重,就只是厮守,命运强加而后释然的舍不得了吧。银谷于整剧里就像一个匆匆过客,容不得生感情结青丝,便会匆匆离去。作者借他的眼给我们画了一幅人心悲欢,只是这只眼亦在画中了。银谷看着那些人因虫而引出的爱恨,参与着这些悲欢,保持着一个安全又亲近的距离帮助着他们,风波静后,抽身独去。我却不行,只能看着,疼一下,叹口气;看着,疼一下,苦了脸;看着,疼一下,噙滴泪。剧终的时候,看着或喜或悲的他们,想着我们,长长的吁出闷在心里的喜忧,才见郁结吧。有些懂了银谷,找一个角落,四下无人,闭上那两重眼睑,和那条河厮守。幸运的是,那个银谷,遇了淡幽。银古:你啊,如果腿治好了,有什么打算?淡幽:我想和你一起去旅行,看看那些故事里的虫。 哈哈,也许那个时候,我已经是个老太婆了银古:嗯。淡幽:说笑呢。银古:可以啊,如果在那之前我还活着。。的话淡幽:你一定会活着的。银古:算了 说不准明天我就给虫吃掉了。淡幽:即便如此,你也会活着的。银古:别说这种荒谬的话。淡幽:哈哈 总会有办法的~。

1,弱化世俗秩序,强调自然秩序的威严

虫师这部作品中,并没有出现世俗国家的概念,更没有类似卫兵、警察这样的维护法律法规的角色。虫师的世界是自由的,不受世俗法律法规的约束。其中频繁出现的村庄,算是最有世俗秩序的群体了,但内中也是只有受人爱戴的村长,或者是掌握技术而被推崇的祭师,村民们的自主意愿能得到承认。虫师的世俗秩序很弱,从侧面说,人们不用遵守为人类自身制定的法律法规,不会作茧自缚。

但《虫师》的自然秩序很森严,人与虫并不能共存,时常出现矛盾。当人虫出现矛盾时,虫师就出现了。虫师是人与虫之间的协调者,哪里有矛盾,哪里就会出现虫师。以虫师为主人公,展现银古协调人虫矛盾的故事,更是展现了虫师这种职人,作为自然秩序协调者的必然性。

人是狭隘的,其制定的世俗秩序必然狭隘,而自然是深不可测的,其边界人类永远不能探清。虫师一方面削弱了世俗秩序,一方面又强调了自然秩序的威严。所以说,《虫师》通过对世俗秩序的忽略,对自然秩序的强调,削弱了作品局限性,使其世界更加宏大。

2,以虫的世界衬托《虫师》整体世界的深邃

神仙寿命悠久,本身便是极古老的存在,而《红楼梦》中出现了女娲、补天石、警幻仙子、仙道神僧等角色,使得《红楼梦》世界也变得古老、悠久,拥有了洪荒宇宙的深邃。

红楼梦有神仙,虫师则有虫。虫是接近生命本源的生物,动植物是祖先经过世代分化而诞生的,是生命末端的生物,而虫则是比动植物祖先更加初始的生物。并不是说虫就是动植物的祖先,或者说祖先的祖先,而是说虫与动植物祖先处在同一层次的古老。

再说《虫师》中虫的种类数不胜数,习性也千变万化,作为最熟悉虫的虫师,也对虫的记录残缺不全,仍然在补充中,更突出虫这一生物神秘莫测。

虫师世界主要刻画了两种生物,人与虫。作为主要生物的虫,其出身与现状如此神秘、古老,其世界极其深邃。而另一主要生物,人,其世界反而受控于虫的世界。人虫相遇出现矛盾,受害的往往是人,人是被动的受害者角色,人的世界也是被动受控于虫世界。

因此,《虫师》的整体世界,因为有了虫世界,自然而然也具有神秘古老的属性。通过刻画虫世界的深邃,《虫师》整体世界的深邃,也随之显现了出来。

3,技术手段落后,增强《虫师》世界的神秘性

人类对世界的了解,往往随着技术的进步而加深,而对世界越了解,世界便越失去其神秘性,无法容纳人们的种种遐想、停滞了精神世界的开拓。从某种意义上说,技术的每一次进步,意味着是对精神世界的又一次摧毁,尼采的“上帝死了”便是代表技术为精神世界唱响的挽歌。

相关电影介绍:

虫师

“虫”既不是动物,也不是微生物,而是一种自然界中无处不在的力量,拥有独特的生命形态,偶尔和人类生命产生交汇,便生出一些奇妙的故事。但人们即使得知了“虫”的存在,大部分时候也不知如何应对,这便需要“虫师”出马。 银古就是一位虫师,他一头银发,年纪尚轻,但已经半生游历,经过一个个山野、村庄,为人们解决“虫”的问题,通过和被“虫”困扰的人们接近,他也接近了许多故事。银古的游历像风一样,再惊心动魄的“虫”似乎都融化在水墨样的山峦叠嶂间,芸芸众生也是过眼云烟,淡淡的故事里没有哀伤只有静穆。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