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劫》影评观后感:当代的中国很难看到这样的良心剧了

日期:2019-10-11 09:34: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87
这是《万箭穿心》导演王竞的作品,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低调之作。与近些年泛滥的古装大片不同,此片无论从内容到形式都保持着一种难得的克制,这也许与其并非纯粹商业的定位有很大关系,当然,导演的个人风格是决定性

这是《万箭穿心》导演王竞的作品,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低调之作。

与近些年泛滥的古装大片不同,此片无论从内容到形式都保持着一种难得的克制,这也许与其并非纯粹商业的定位有很大关系,当然,导演的个人风格是决定性的。然而,就是这样一部中规中矩,并没有太大“卖点”的,实际上真正展示出了一个王朝濒临灭亡时的末世风貌。

故事由明末瘟疫切入,在讲述吴又可治疫的同时,配以明朝最后的守护者孙传庭的无奈,在一种有心杀敌、无力回天的慨叹中,面对着即将崩溃的帝国,在行医者寻找疫情病原的同时,治国者也在探寻着这个王朝真正的顽疾所在,但一切为时已晚,所谓病入膏肓,非朝夕可治。

全片整体格调灰暗,凄冷压抑,故事平铺直叙,几乎没有起伏,以一种冷眼审视的状态将故事讲完,给人以触动。

的服装道具外景等硬件十分讲究,还原度很高。

对于普罗大众而言,永远只有崩溃前的狂欢,居安思危是不可能的。《大明劫》作为一部典型的危机片,既不迎合大国崛起的话语,也不照顾人民的情绪,注定不会得到当世的荣耀,但这并不意味其经过岁月的洗礼,在危机时代被重新发掘。因为在危机时代,人人都在逃难,谁还会去关心呢。

此片最为某些人士所击赏的是对于历史器物的复原,但这并不能自然推导出一部好,只能说明导演比较用心而已。器物的真实远远不是历史的真实,完全复原的器物并不能堆砌出一部历史。历史就是对历史的认识和理解,换言之,当我们重新认识和理解历史时,历史就随之改变了。对历史的认识并不是相对于先行发生的既定的物理事件的“事后之思”上述两者不是彼此独立的两件事,而是同一个历史的两个方面,因此排除了对历史的认识,也就是丧失了真正的历史性。对于明亡这一段历史,其本身亦是不断被重新认识和理解的,在这个意义上讲,大明劫也即中国劫,其并非借古喻今,这本身就是我们生存的现实。

中的角色大抵分为四种类型:皇族、官僚、乡绅、百姓。对于皇族而言,国之根本在于百姓,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稍有智商的皇族出于维护家族长久的统治地位,尽量给予百姓适当的生存空间,姑且可以认为皇族和百姓处于同一立场。片中崇祯皇帝是真的心疼他的子民,逼迫孙传庭出击解围。本来皇族是直接百姓的,即分封制,后来逐渐演化为皇族借助官僚体系百姓,理想的官僚必然是孙传庭式的,作为皇族意志的延伸,始终站在皇族的立场上做事,然而理想毕竟是理想,出于自身的利益,官僚们大多勾结豪强劣绅、拼命榨取民脂民膏,组建起强大的利益共同体。林语堂形容中国社会的阳性三位一体:官、绅、富,片中的乡绅们与官僚紧紧绑在一起,陈相公是福王的人,刘公子是周阁老家的姻亲,顾清远更是暗地和以任琦为代表的各类官员勾结。短视与投机是其必然的属性,为国捐钱这种事情过于虚无缥缈,鬼知道钱又进了谁的口袋,军饷抚恤都能被将官冒领。所以毁家纾国这种故事只能讲前半部分,爱国主义教育也只对老百姓有用。乡绅们宁愿把钱捐给地方实权人物孙传庭保个平安,看的见,摸得着,花钱还少。奈何孙传庭这厮非我族类,都坐到龙椅上去了,不搞谁。百姓一以贯之的八个字: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人民当家作主,同志仍需努力。

吴又可放在如今也得是高级知识分子了,秉承着胡适先生“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教诲,这无疑是部分学者的天真幻想,脚踏实地对他们来说很难。问题本身就是主义制造的,脱离主义只谈问题,连问题都认识不清楚,更何谈解决问题呢,研究是他们活动的边界,一旦越界,直接陷入主义的斗争,再也不属于学者的控制范围了。学不能致用是遗憾,学为他用是滥用。即便是医学这种貌似天然正义的学科,大家享有的医疗资源依然是不均等的。吴又可的眼里只有病人,遇到谁救谁,没有官军闯军,看似是一种普遍的人道主义关怀,实则是退无可退的无奈之举。官军军官说,就算你治好叛贼的命,明天也是一刀;孙传庭大手笔直接将吴又可费心治疗的众多官军病人赶尽杀绝。吴又可不由得感叹,医道只能治病,却不能救命呀。闯军头目发问吴又可为何给官军治得,给闯军治不得?正确的回答是“这里是孙传庭的地盘呀”而当代的回答则是“没钱没权谁给你治病呀”

相关电影介绍:

大明劫

明朝崇祯15年,全国内忧外患,大将孙传庭(戴立忍 饰)临危受命带着妻子冯氏(冯波 饰)来到潼关抵抗李自成的军队。与此同时游医吴又可(冯远征 饰)怀着济世救人之心来到潼关拜访师傅——药局提领赵川(钱学格 饰)。大敌当前,孙传庭军中士兵染上怪病,同时还要面对崇祯皇帝(余少群 饰)的催促出兵和潼关豪绅顾清远(马精武 饰)等人的自私敛财。赵川因施救不力以身殉职,吴又可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靠着不同寻常的治疗方法与孙传庭惺惺相惜。最后瘟疫终于被控制住,但是国家的病症能否被战争治好吴又可和孙传庭都无法预料。 本片主题曲由BossaNova女王小野丽莎演唱,这是小野丽莎首次用中文演绎自己的歌曲作品。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