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狄龙主演的《此房是我造》观后感: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当代人类社会

日期:2019-08-22 10:06:08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898
即使不从认知理论出发,也不仅是屏幕上正发生的一切。集表达的感知(perception of expression)和感知的表达(expression of perception)于一身(Sobchac

即使不从认知理论出发,也不仅是屏幕上正发生的一切。集表达的感知(perception of expression)和感知的表达(expression of perception)于一身(Sobchack, 1992)观影者由此介入。因此我的影评不可避免地将引入观影中极私人之处。我在哥本哈根观看,同行者是P。

随后,当我听到提问者的名字是维吉时,我意识到与的关联,下一个念头则是:所以杰克作为叙事者已死。这当然只是一种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的后果是,我的视角发生了改变:杰克说,他随机(randomly)挑选五个事件,那么对这五个事件的追根究底亦无关紧要。人物和情节只是结构性因素,如同布景、画框一般—这部是冯提尔的建筑。

是的,尽管冯提尔(像每个导演那样)需要设置人物和事件去从情感上将观众引入他的视听世界,但他的建筑矗立在形式和抽象层面。厘清了这一点,就不会出现关于“屡屡建房是为重铸人格无果”等仅从故事层面处理文本而导致的解读和说教。

五个事件的呈现不仅是杰克对一生的回顾,讲述使之成为一种建构。这些影像不仅在叙事层面真实性可疑(当然,在本体论层面,所有影像都具有虚假性)其与历史影像的交融更为滑稽。影片开头女子(乌玛瑟曼)的喋喋不休可能只是杰克内心恶意的投射,警察的愚蠢,邻居的冷漠亦可能只是杰克津津有味地增加一点佐料,让故事更精彩—尽管维吉从一开始就告诉他,没什么故事是我没听过的。当杰克将尸体搬回现场以拍摄满意照片时,大全景中背着尸体移动的杰克仿佛喜剧演员,邻居看到,消失。杰克情人的尖叫和整个城市的沉默都可能是遐想。它们挑衅观众:我(杰克)的故事(冯提尔的创作)是疯狂的,但你们无法抵抗地走进了我的世界,分担了我的痛苦和恶意,甚至。

堂而皇之的影像的引入绝非只是对戛纳丑闻的孩子气回应,而是为增加了历史性的维度,这些历史也不过是出于种种目的而建构的故事,它们裹挟着跨出了第四面墙,成为跨媒介的艺术品。当我开始期待,期待我所熟知的西方视野中者的影像进入这一行列时,我的感知和表达参与构建了这一艺术品。

相关电影介绍:

此房是我造

林间公路,面无表情的杰克(马特·狄龙 Matt Dillon 饰)搭载了一名汽车抛锚的女子。女子自作聪明,聒噪无比,最终被杰克用千斤顶砸死。这起事件仿佛为杰克打开了一扇地狱之门,从此他走上了充满血液和寒冰的魔鬼之路。他对美有着偏执极端的追求,他从物质到精神都有着高度洁癖,他亲手为自己设计完美的房屋,却往往因为不满意而彻底拆掉。在此期间,杀戮让杰克体会到莫大的快感。他自诩为“精致先生”,将女性锁定为所猎杀的目标。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不仅将谋杀现场的照片寄给报社,更游戏般地周旋徘徊在警方和受害者面前。 这不仅是残酷血腥的猫捉老鼠的游戏,更是他为了终极目标所做的策划经营!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