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孝周主演的《内在美》观后感:重点部分如下图所示

日期:2019-08-16 18:23:15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491
导演是拍广告起家的,构图和光影太棒了,把女主拍的超级美。文艺点的片子,主角最好好看点,不然真的看不下去,能去院思考人生的毕竟是少数。现实中,除了女主放弃家庭,工作和社交,不然根本无法解决。女主不可能放

导演是拍广告起家的,构图和光影太棒了,把女主拍的超级美。文艺点的片子,主角最好好看点,不然真的看不下去,能去院思考人生的毕竟是少数。

现实中,除了女主放弃家庭,工作和社交,不然根本无法解决。女主不可能放弃的,有脑子的想想也知道悲剧率几乎是百分百。就是艺术化的生活,拍的给人一些些希望,幻想女主为了爱能克服困难,这本没什么问题。

谁不曾幻想过,自己第二天醒来时变成一个帅哥或者一个美女,享受成为万人迷的感觉。《内在美》这部就是在讲述这样的一个故事,韩剧的一贯套路,把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描写的非常细腻,但导致了篇幅过长,成为许多人口中调侃的“泡沫剧”但不仅仅于此,许多韩国的爱情剧里面加入了许多其他的元素,比如这部《内在美》

男主人公金禹镇从18岁的那天生日就发现了他身体的异样,第二天醒来,他发现他自己校服变小了,鞋子穿不下了,找了找镜子,发现自己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他哭着把这事情告诉,但却没说什么,只是抱住他,母子俩一起哭。这其实是一个伏笔,正常人要是遇见了这样的情况第一反应肯定都是不相信,像主人公的朋友韩善白一样,过了很久才相信这个事实。那为什么他的母亲却这么淡定呢?其实的结尾也为我们讲述了这个故事。其实金禹镇的爸爸也是这样的,只要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论老少、不论男女,但知道了这一事实之后却坚持与他在一起,但其他人都以为是一个放浪的女人,每天都跟一个不同的男人在一起。于是,他爸便顾及到这一点,抛下了已经怀孕的妻子,留下一张字条走了。这说明了男主角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但很可惜的是,从头到尾也没表现出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的性格特点。因为男主角一天到晚都在他的工作室里面制作家具,不让别人知晓他的秘密。直到他在逛家具店的过程中遇见了女主角李秀,之后就开始了漫长的偶像剧专有的套路,这里便不与多说。这部的前半段倒是给了我许多思考,让我想起了《杂阿含经》里的阿能诃鼓的故事:阿能诃有一面鼓,他非常喜爱他的鼓。但是有一天,他的鼓坏了,他心有不甘,于是便用他已经坏掉的鼓的还能用的部分制造出了另一面鼓,那么问题来了,阿能柯他现在制造出的那面鼓究竟是不是他以前的最喜爱的那面鼓?其实这问题跟忒修斯之船的问题是一样的,简直是一个模子里的,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重合。这问题也被称作忒修斯悖论,是由公园一世纪的普鲁塔克提出的: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但对于这个问题的解释,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就出来了。西方的哲学家们对于这问题的解是因为忒修斯之船无论船板上换了多少根木头,这艘船都是原来的忒修斯之船,因为它具有时空连续性,因为零件老旧是件平常事,因为具有时间连续性,所以忒修斯之船不管换了多少根木头都是原来的那艘船。而阿能诃鼓的故事与忒修斯之船的故事几乎一模一样,但佛家对于这个故事的看法与西方完全不一样。佛学认为,阿能诃的鼓,无论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是原来的那个鼓了,而不仅仅是用原来的鼓的零件重新制造的鼓,不仅仅是鼓,如此。我们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个全新的自己,都不是原来的一秒之前的你,森林中的一颗数倒下了这片森林还能被称作原来的那片森林吗?此谓“诸法无我”你就像这片森林一样,身体中的每个细胞都在随时随地的发生变化,既然构成了你的原来身体的细胞不存在了或者消失了,那你还能被称为原来的那个你吗?本片的旁白非常多,尤其是的前半段,都是由一个富有磁性但言语之间却透露这一丝疲惫的声音来讲述的,这旁白也体现出了男主人公金禹镇的绝望心情。因为他从18岁的那天,就被母亲告知不能出门,甚至连最好的朋友都不能见。但韩善白却在母亲不在家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找金禹镇上学,这时候他才知晓这个秘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朋友。我觉得完全可以围绕着这一主题再展开一段,描写金禹镇的那种没有朋友的孤独、不能拥有人际关系的绝望、以及对于自己身体异样的怀疑,但这部却没有描绘出来,即使有,也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即使如此,这部也长达两个小时,看的时候差点睡着。但就是这短短几分钟,却是我看的最认真的几分钟。女主角李秀在与金禹镇交往的过程中,忍受了很大的压力,被同事说成是交际花,因为每天都和不同的男人走在一起,造成了她的精神分裂,每天都必须要吃安眠药才能睡着。而造成这种情况的真正原因不是男主角,而是人们对于男主角这样异于常人的能力的恐惧、排斥。如果人们都可以这样接受有别于常人的人的话,还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吗?我们来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人人变成了像男主角一样的人,且不论其他,是否这样一觉醒来就变成另一个人的“特殊人”就变成本了普罗大众?人们也就习惯了这一功能,也就接受了?答案是肯定的,至于为什么人们会这种异类,我在前面的关于《尸鬼》的感想已经讲述的很清楚了,如果还有没说完的,也欢迎指正。如果我们接受了这样的异类,那么本着性恶论的观点,那么接踵而至的便会是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偷盗的问题可能会更严重,因为这样的人作案并不能留下什么样的证据,即使有,第二天一觉醒来就都没有了。那么为了维护治安的问题,警察必须加大效率,那么在无形之间就会造成财富损失。简单来说,接受这样的一个人始终是弊大于利的。当然,以上观点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至于这类的人会不会产生这样的行为,谁也不能确切的说是或不是,只能预测。但如果真的像以上所述的话虽然里没有明说,但我想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为了我们的利益,就有权利让一个人放弃自己的基本人权吗?就像这部的男主角一样,他出了和李秀在一起之外其余时间几乎就在工作室里做家具。但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我们这是应该且合理的,因为这是“多数人的最大幸福”既然选择接受这类人就会对社会构成危害、降低幸福程度,那么选择排斥这样一个人有何不可呢?比如在《离开欧麦拉城的人》一书中,欧麦拉城是一个居民幸福度极高的城市,人民各安其职各居其位,过的非常幸福,政府也在尽心尽力的做善事,总之,这座城市里的人们都过得非常幸福,再也没有与之相同的城市了。外面的人都挤破头的想要来这城市里生活。可就在这样一个充满幸福的城市里,一个不见天日的阴暗角落里,有一个男孩正在承受着惊人的痛苦,每天受人,并且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并且男孩所承受的痛苦是与欧麦拉城的幸福地挂钩的,如果小男孩变得不那么痛苦,那么这座城市里的居民就会相应的痛苦一点。我们可以想象,如果这座城市里的人谁都不知道这位小男孩的事情,那他们也必定会像以前一样,该怎么生活就会怎样生活。如果人们知道小男孩的事了,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可以想象,欧麦拉的居民必定会造成分裂,分成几派。其中一部分人富有同情心,他们认为把自己的幸福和小男孩的痛苦挂钩起来,虽然自己得到了幸福,但小男孩为了别人的幸福承受折磨,为什么自己这么自私呢?于是尽力的去为男孩伸张正义。另一部分人却当做没看见一样,虽然小男孩承受了痛苦,但是却造福了整座城市的人,本着“多数人的最大幸福”的原则,何乐而不为呢?但这样说的人如果叫他们去替代这位小男孩也必定会像个胆小鬼一样。对于第一种人,我们可以预测,如果他们真的成功的话,那么欧麦拉城的居民幸福度就会减少,那么要维持现状的话,那么就只会有一种情况:尽力的让“聪明人”留在这座城市,就像我前面说的第二种人,而把另一部分人驱逐出去。也许还会有其他的情况,但总的来说,欧麦拉城的统治者们不可能任由第一种人乱来的,因为这样的情况对于他们也有好处,他们也是受益者。那么,“多数人最大幸福”这句话竟然只是利益权衡的结果,其实真正请讲只是维护多数人的利益罢了。那么作为少数人的金禹镇,因为他拥有的特异功能使他有别于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呢?而这部其实也已经告诉了我们了,如果不幸成为了这样的少数人,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多数人,独自生活,但这真的是最好的方式吗?

相关电影介绍:

内在美

剧版《内在美》是一部治愈爱情喜剧,徐玄振将饰演每个月换一次脸的顶级明星韩世界,每个月在一定时期她会变成其他人的脸。而李民基则饰演航空公司本部长徐道载,这个看起来各方面都完美的男人有一个缺陷,就是人脸识别障碍,为了不被别人发现,徐道载会努力观察人们细小的习惯,走路姿势,通过自己的努力维持着完美的形象。他与韩世界的相遇后,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