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艾哈迈德·波主演的《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贫瘠土地上的最美情感

日期:2019-08-15 18:29:22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403
阿巴斯成名作,伊朗新的开端。在当时伊朗受高压统治,和莫谈国事,禁用女演员的严苛审核制度背景下,伊朗导演们纷纷走向了儿童的拍摄道路。手持摄影机,数码技术,实景拍摄,使用业余演员,比后来的道格玛宣言早了近

阿巴斯成名作,伊朗新的开端。在当时伊朗受高压统治,和莫谈国事,禁用女演员的严苛审核制度背景下,伊朗导演们纷纷走向了儿童的拍摄道路。手持摄影机,数码技术,实景拍摄,使用业余演员,比后来的道格玛宣言早了近十年。纪实风格和长镜头,同时却诗意地表现了苦涩的诗情。片名来自诗句。阿巴斯向世界观众展示了伊朗独特的地貌和人情世态,影片以孩子视点,表现出孩子单纯执着的童真,善良体贴的心理,反衬出世界的冷漠,固执和粗暴。与《生生长流》1992,《橄榄球下的情人》1994构成了阿巴斯的村庄三部曲。

男孩始终不被重视不被理解,在家里,前景栅格化的空间/木柱子遮挡着小主人公,意味他在这个环境中丝毫没有掌控能力。黄土地式反复出现的之形山路意象。红毛衣是唯一暖调元素。一直被忽视的小主人公,遇到孤寂渴望倾诉的卖木门老人,但孩子当然无心倾听,遇到狗和小花书签意味着人性的依赖和温情。老人最终回家脱下鞋子,袜子漏出脚跟,拉下木门只剩黑屏。老人与之前卖铁门的男人形成不同时代/传统与现代的对位,最后的黑屏意味着一个时代孤苦的告白。

习惯了刺激的时代,如何欣赏纯真的感情,所有的大人都曾是孩子,只是我们渐渐忘了…

这是一部让人“昏昏欲睡”的影片,没有特效、没有枪战、没有冲突、没有3D、没有夸张的演技,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和自然,唯一的演技可能就是阿莫德的眼睛了吧。

影片几乎是没有对话的,老师居高临下的“教育”家长居高临下的命令,大人居高临下的强迫,这不是对话与交流。阿莫德一直在发声,一直在询问,可是有谁听呢?又有谁知道呢?一个叫破喉咙也无人理睬的时代。

影片的创作时代是伊朗被创作禁言的时代,是一个莫谈国事的时代。奔跑着、追寻着的阿莫德,奔跑着、追寻着的导演,好在还有人愿意奔跑着…

即使在最贫瘠的土地上,也有最真挚的情感,一种带有心酸,但又无比真实的情感…

我看到的是孩童世界与世界的隔阂。影片里的大人好像从来没有认真听过男孩的讲话。做家务的妈妈,懂得“教育”的爷爷,做门的商人,都是如此。除了搬门的小孩和老木匠,没有人,好像没有人在认真听他讲话。有过童年经历可能会感同身受一些,一些小事在大人看来微不足道,在孩子的眼里就是大事一件。

如此,我们就明白了为何阿穆德这般执着。

同时也看到了两个有意思的观点:导演以作业本和教育来隐喻伊朗文化制度和自从老木匠给了阿穆德小花之后一切都变得好了起来了呢...结局真是温柔,直接加十分。

巴比·艾哈迈德·波主演的《何处是我朋友的家》观后感:贫瘠土地上的最美情感(图1)

喜欢这张海报,并随图赠诗一首:

跨过弯路和石道那里就是朋友的家你还要在那儿收获一朵雏菊花

相关电影介绍: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伊朗的偏僻山村小学里,一群孩子在课堂里聆听老师讲课。在检查作业的时候,老师发现穆罕德屡次没有完成家庭作业,于是严厉地批评了他,说如若再犯立马开除。老师对学生强调这是帮助他们树立良好的规矩。当天放学后,小男孩阿穆德却赫然发现自己把同桌穆罕德的作业本带回了家。听懂了老师的谆谆善诱,所以阿穆德明白这作业本就是穆罕德继续听讲的凭证。为了把作业本还给同桌,阿穆德曾希望母亲和祖父可以施以援手,但是均告失败。所以,他只能孤身前行,到对面大山里的村落去寻找同桌,归还作业本。然而,由于不认识同桌的家,所以他处处碰壁,遭遇到了无法想象的艰难险阻…… 本片获得第42届戛纳电影节艺术电影奖。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