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姆·埃诺兹导演的《隐形的女人》观后感:我心中的戛纳最佳电影

日期:2019-08-13 17:06: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389
之前看了《看不见的女人》The Invisible Life of Euridice Gusmao的首映,这也是我在本届戛纳节看到的第一部作品。当影片结束时,主创人员们在掌声中站起来互相拥抱,灯光聚焦

之前看了《看不见的女人》The Invisible Life of Euridice Gusmao的首映,这也是我在本届戛纳节看到的第一部作品。

当影片结束时,主创人员们在掌声中站起来互相拥抱,灯光聚焦在他们身上,为每个人都铺上了一层银光。那一幕比里的任何一个镜头都更动人,让我想起来春夏在采访时说过的话:“我只希望这世界上有一束光是为我而亮的”我站在黑暗里鼓掌,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新的眼泪又坠了下来,只是这次眼泪不再是为而流。

卡里姆·埃诺兹导演的《隐形的女人》观后感:我心中的戛纳最佳电影(图1)

卡里姆·埃诺兹导演的《隐形的女人》观后感:我心中的戛纳最佳电影(图2)

卡里姆·埃诺兹导演的《隐形的女人》观后感:我心中的戛纳最佳电影(图3)

这部巴西被选中在一种注目单元(法语:Un certain regard)放映,和它同阶段入围的还有祖峰的《六欲天》入围一种单元的作品,具有鲜,奇,新的特点。鲜是题材鲜有,奇是故事诡谲离奇,新是演员多刚崭露头角。这个奖项设立的目的便是鼓励人们不拘一格,突破自我,勇敢。

看不见的女人这个翻译并不能完美反应的主题,我更喜欢它的英语名的直译:Euridice Gusmao的隐形生活。戛纳曾盖章说这是一部“女权”我现在想来也有这样的感受。

影片描述了一对姐妹的挣扎人生。姐姐Guida明媚娇艳,妹妹Euridice恬静优雅,像一株双生花一样娇滴滴地成长在1950年代的巴西里约热内卢。妹妹是个一心想去维也纳学习钢琴的“理想主义者”但是在父母授意下嫁给了一个初夜将她按在厕所地板上摩擦的野蛮男人。姐姐追求自由恋爱,却只能在未婚先孕后,孤身一人从希腊回到巴西。姐姐提着厚重的行李蹒跚着回到家,迎接她的不是拥抱和亲吻,而是父亲用拨过鱼鳞的手打来的一记腥臭耳光。1950年,社会眼里的未婚妈妈,和没有什么分别。

相关电影介绍:

隐形的女人

故事发生在1950年巴西的里约热内卢,18岁的尤丽狄茜与20岁的吉达是一对形影不离的亲生姐妹,她们与保守的父母一同生活。虽然家风传统,姐妹俩却各自怀揣梦想:尤丽狄茜想做一名职业钢琴家,吉达渴望追寻真爱。在一次戏剧化的变故后,姐妹被迫分离,两人各自的梦想也因生活的无奈被搁置。即便如此,姐妹倆从未放弃找寻彼此的希望。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