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高分《铁道员》观后感:我是个自私的90后

日期:2019-07-11 08:00:14   来源:互联网   编辑:隔壁小王   阅读人数:660
人们喜欢超级英雄,蜘蛛侠飞檐走壁,金刚狼刀枪不入,超人神力无敌;人们喜欢孤胆战士,兰博为了流了第一滴血灭了一个团,邦德为了一个任务一个军队,华莱士为了自由对抗一个国家;人们喜欢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海浪上

人们喜欢超级英雄,蜘蛛侠飞檐走壁,金刚狼刀枪不入,超人神力无敌;人们喜欢孤胆战士,兰博为了流了第一滴血灭了一个团,邦德为了一个任务一个军队,华莱士为了自由对抗一个国家;人们喜欢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海浪上的钢琴师,黑暗中的舞者,this is it。可对于作为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每天的大事与大多数人的安危无关,而是今天有没有时间接孩子,晚饭应该做点什么,每个平凡的人,都有着自己平凡的工作,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关系等等,这些事物随机或有意的排列组合构成了这些人的人生,其实,我们说它平凡,是因为鲜有人知道当中的精彩,每个死亡时定格在嘴角的微笑就是一部精彩的长篇小说结尾那一的句号。佐藤是一位子承父业的普通的铁道员,战后初期的幌舞是开采北方资源交通要道的要塞,鉴证了经济的复苏与繁荣,幌舞火车站也因此发展了起来,可随着资源的枯竭,经济中心的转移,新型的火车投入使用,幌舞站的作用似乎只有通过它来追忆过去那段峥嵘岁月,佐藤也到了做只有他自己一个员工的幌舞站的站长的境遇,每天的工作就是接送只有一节车厢的火车,挥着旗子“幌舞,幌舞,欢迎回家”火车开走后,“后方安全”树倒猢狲散,很多同事见铁路这行当没发展了,都纷纷离去,好友给他介绍了家度假村的的工作,可如果佐藤就这么去了,他也只能成为别人精彩人生中的留白,他依旧做着自己每天重复的工作,无论是妻子娇滴滴地来找他说怀孕了,还是妻子分娩时的呼唤,他都义无反顾的站在月台上,甚至是在女儿病重夭折,他都没离开过幌舞站,每个人对所热爱的事物都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有人喜欢揣在兜里,有人喜欢拿出来显摆,有人是疯狂的追捧,佐藤的方式是坚守。在欧几里得的几何里平行线是不会相交的,两条线就是这么互不干扰的并行着,就如果佐藤和她夭折的女儿雪子一样,但一旦空间发生扭曲,以及观察角度的不同,平行线也会交叉。三个夜晚,空间与时间发生了交错,可能是对本分的人的奖励,雪子走出了阴阳之门,以三个不同的年龄时的样子出现在爸爸的面前,陪伴爸爸走完生命中最后的三个夜晚,“哪有父母会怕自己的孩子的呢”最后知道真相的佐藤抱着雪子说到,这不是一部灵异片,导演借助这亦真亦幻,亦实亦虚的剧情来补完佐藤这璞玉一般的人生。和中国的内在核心价值观念一脉相承,所以对于作品中传递的细腻的感情我们都能感同身受,国内这类题材的片子很多,但这种没有任何政治操作以及献礼性质的很少,高仓健对这一小人物的演绎很纯粹,这与主人公与他个人相似的经历有关,佐藤是可爱的人,高仓健同样也是,最后,佐藤倒在了月台上,躺在了幌舞的雪中,化成了一座丰碑。没事拿出来看看这叫喜欢,一直盯着看是热爱,每次提到时嘴角不由上扬这是狂爱,用生命去守护这叫做着魔。

相关电影介绍:

铁道员

幌舞作为煤矿产地曾繁华过,无奈现今人口衰减。幌舞支线也决定即将废线,停止使用。佐藤乙松(高仓健饰)是北海道地方支线幌舞车站的站长,乙松每天得独自负责剪票,用小旗指挥列车进站、出站,清扫车站内部以及其他琐碎工作。 老同事杉浦仙次造访幌舞车站,想游说乙松在退休后,和他一起去渡假村工作,可是遭到乙松的拒绝,他深信不移地用生命陪伴着铁路。由于坚守岗位,17年前夭折的女儿雪子和2年前去世的妻子静枝(大竹忍饰)都只能孤独地走向死亡,乙松强忍着心头疼痛。一天,一个小女孩出现,之后又有个小女生来找丢失的娃娃,在寒夜里,一个少女(广末凉子饰)出现,乙松这才突然记起她是谁……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